陶瓷工藝品生產廠家

現在位置:首 頁 > 新聞中心 > 公司新聞

淄博陶瓷的起源與發展

撰稿人:
閱讀量:

陶瓷是文化的結晶,藝術的精華。陶瓷的發明,是人類社會發展史上劃時代的標志,是人類發明史上的重要成果之一,也是我們中華民族對世界物質文明做出的又一重大貢獻,所以我們的祖國有陶瓷之國的稱譽。據考證我國陶器

陶瓷是文化的結晶,藝術的精華。陶瓷的發明,是人類社會發展史上劃時代的標志,是人類發明史上的重要成果之一,也是我們中華民族對世界物質文明做出的又一重大貢獻,所以我們的祖國有陶瓷之國的稱譽。據考證我國陶器的燒制已有近萬年的歷史,而瓷器的出現也有1800余年的歷史;由于陶器與人類的物質生活緊密相關,加之歷史悠久,所以成為我們今天考證研究歷史的重要資料和衡量一個地區文明程度的主要標志。

淄博有我國五大瓷都之稱,現在的陶瓷生產不僅規模宏大,而且門類齊全,工藝先進,產品精細,除供應國內市場外,還打入國際市場,遠銷世界各地,成為淄博具有地方特色的傳統工業生產之一。據考證淄博地區的瓷器生產已有一千三四百年的歷史,而且是在陶器生產制作的基礎上出現的;所以陶瓷生產既有密切的內在聯系,又同時有著悠久的歷史,構成淄博古代文化與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

淄博陶瓷

一、淄博地區原始社會陶器的產生與發展

淄博地處魯中,面積5938平方公里,地大物博,資源豐富,歷史

悠久,文化燦爛。南部為山區,中心是丘陵盆地,北部屬山前平原地帶;境內河流縱橫,土地肥沃,氣候適宜,這就為原始人類的居住繁息創造了極為有利的條件。據考古調查,淄博南部的沂源土門山洞曾發現了距今40萬年的猿人頭骨化石,這是我省目前發現的唯一的一處猿人化石出土地點,從而證明淄博地區早在距今40萬年的原始社會早期就有原始人類在活動繁息。至原始社會晚期淄博境內的人類居住不僅面廣,而且點多,這從全市境內發現眾多的北辛文化、大汶口文化、龍山文化時期的古文化遺址得以證實。

陶器的出現,首先是與原始人類的活動居住分不開的,并且是人類社會發展到一定階段,社會生產力提高的結果。淄博地區在原始社會早期的舊石器時代就有猿人活動居住,經過近三四十萬年的發展,大約從舊石器時代晚期的萬年開始,由于社會的發展和生產力的提高,人類在長期使用火的實踐中,對粘土的可塑性和可燒性的認識后產生了陶器。

淄博陶瓷

由于我市粘土分布廣,原料和燃料取用方便,故陶器產生后即被廣泛使用于人們的生活中,成為人類物質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組成部分。陶器的燒制成功對于人類由野蠻進入文明,由采集游牧生活到農業定居生活起著極為重要的作用。從淄博地區考古調查所發現的眾多的古人類居住遺址和出土文物表明,迄今所知淄博地區陶器的燒制Z早見于新石器時代早期的后李文化,距今已有8000余年的歷史,且有著地域性的地方特點和發展序列,是魯北地區古史古國文化的重要物質文化反映。淄博境內的張店浮山驛、黃家和臨淄后李等遺址出土的陶器。屬新石器時代北辛文化范疇,距今已有七八千余年。此類遺址出土的陶器多為紅陶和褐色陶,表面多帶有錐刺紋,附加堆紋,劃紋,網紋等原始紋飾,器形常見有缽、鼎、罐、盆等生活器皿。上述陶器陶質較粗,燒制火候較低,陶色不正,器類簡單,器型笨拙,手制而成,表現出其制作的原始性。但從陶器產生的一般規律分析,此類陶器不是陶器制作的初始階段,淄博地區陶器燒制生產的歷史還應提前到舊石器時代的晚期階段,這有待新的考古發現來進一步證實。

淄博陶瓷

淄博地區原始社會陶器的發展是在新石器時代晚期階段的大汶口文化和龍山文化時期。淄博地區在新石器時代早期產生陶器后,經過近百余年的燒制經驗積累,到了新石器時代中期階段(距今5000年左右)進入了成熟發展時期。

由于社會的發展和生產力

的提高,農業生產有了較大的發展,人類普遍進入以農業生產為主的定居生活階段,社會也有原始群居進入繁榮的母系氏族公社階段;農業的發展和普遍定居生活,使社會對陶器的需求量有了大的提高,這是淄博地區原始社會陶器得以發展的社會原因。制陶技術也有了進一步的提高,由手制轉向輪制,輪制技術的出現和利用是原始社會制陶史上的技術突破。并逐步掌握了還原燒制法,燒制出了精美的黑陶,陶器由以燒制紅陶為主轉向以燒制黑陶為主,并已掌握了磨光技術,燒制的陶器規整美觀,到了距今4000余年的龍山文化時期燒制出薄如殼、黑如漆的“蛋殼陶”陶器,達到了我國陶器史上的高峰,表現出當時制陶業已具有的高超水平。除此以外還燒制出了素面白陶、彩陶和出現了在陶器上刻劃文字符號,陶器的器類除以生活器皿為主外,還燒制有禮器和酒器,從而證明當時的制陶作坊內部已經有了專業分工。常見的器型有甗、鼎、鬲、杯、罐、盤、盆、鬶、豆等,陶塑也較常見,多為動物造型,開創陶塑美術制陶的先河。

淄博陶瓷

淄博地區所發現的原始文化,具有鮮明的地方特色,是古史所載東夷爽鳩氏部族的物質文化反映。而遺址所出土的陶器,是淄博地區發現Z早的原始陶器,從而開創了淄博地區燒制陶器的歷史,進而證明淄博地區制陶不僅從原始社會晚期業已開始,而且工藝先進,制器精美,器類齊全,達到了很高的藝術水平,創造了以陶器為主的燦爛悠久的地方原始文化。

二、淄博地區奴隸社會(齊國)陶器的發展和原始瓷器的出現

公元前21世紀的夏代,我國進入了階級社會帝國階段的奴隸社會的繁榮時期。進入階級社會后,由于青銅器和原始青釉瓷器的出現和廣泛使用,陶器的燒制不及龍山文化時期制陶先進和制器精美,陶器多成為一般貧民的生活器皿和隨葬器皿,而奴隸主貴族多以使用青銅器為主。但陶器的使用更加普遍,燒制量更大,技術更加嫻熟,工藝更加先進。由于出現了農業和手工業的第二次社會大分工,使得制陶生產更加專業化。

淄博陶瓷

進入奴隸社會淄博地區Z早的是岳石文化,相當于中原地區的夏代。

岳石文化是一種地方性文化,是土著東夷原始文化的繼續和發展,此時燒制的陶器質粗壁厚,多磨光,三足器以舌形短足為其特征,帶蓋器亦較常見,多素面,常見的器類有罐、豆、尊、鬲、鼎等。商代淄博地區所發現的陶器多屬中晚期,以灰陶為主,多見粗繩紋。據載此

時在淄博地區范圍內建立的國家是薄姑國。薄姑國是商代魯北地區所建立的重要方國,國勢曾強盛一時,因參與“三監作亂”反國,被周公東征所滅,屬淄博境內東夷部族發展到商代所建立的方國,據考都城當在今桓臺荀召一帶。此時發現的陶器以鬲、豆、罐為其組合,常見粗繩紋鬲、短粗柄豆、尊、盆等,有些器物與中原地區同類器極相似,說明中原文化與土著文化的交流廣泛程度。同時也發現一種素面筒形鬲和罐,與上器迥然有別,應是當地土著文化的代表性器物。

淄博陶瓷

西周初年,姜氏太公被封營丘,建立齊國,至秦滅齊的800余年間,淄博地區以臨淄為中心的廣大地區是齊國的中心區域,在其范圍內淄博境內(南部沂源除外)所發現的陶器是齊文化的物質文化反映。

齊文化是周文化與當地土著文化融合,吸收周圍文化因素的影響而形成的一種具有鮮明地方特色的地域文化,它不同于魯及其他鄰近諸國的文化。正因為齊文化形成的多元性,故而決定了齊文化具有務實開放、農商并舉的特點,這也是齊國之所以建國后能較快富強

的重要原因之一。據考古發掘資料,西周以后的制陶技術上承夏商,除以日用陶器為主外,還出現了釉陶和原始瓷器,建筑制陶,工具制陶,工藝制陶作為專業制陶業的興起,制陶業出現大型、集中、專業化的特點。因為陶器與人們的生活與信仰密切相關,故能反映地方文化特點。就序列而言淄博地區目前發現的陶器有三個系列:即西周春秋時期的粗繩紋灰陶鬲、豆、罐、簋發展到戰國時期的鼎、豆、壺為組合的陶器;此類陶器具有中原商周文化的特點,是中原商朝和周族文化在齊地的反映。另商周時期的素面筒形鬲,素面深腹罐和粗柄深盤豆發展到春秋時期的鬲、豆、罐發展到戰國時期的罐、豆、盆、盂的器物組合,此系當地土著齊人創造的物質文化。還見具有簋形豆、鬲、罐為組合的器物,它似是土著文化吸收東部萊夷文化在當地創造的另一種物質文化。

齊國的建筑制陶不僅獨具特色,而且也很發達,這是城市出現后隨之產生的新興制陶業。常見的建筑構件有瓦當、板瓦、筒瓦、鋪地磚、下水管道、建筑用磚等。上述制陶設計美觀精巧,科學合理,反映了齊國建筑業的發達和城市建筑的規模狀況。

淄博陶瓷

此外臨淄齊故城博物館在發掘齊景公殉馬坑下西周墓時,出土了兩件青釉瓷豆,這是淄博地區目前發現Z早的原始瓷器,說明淄博地區早在西周時期巳發明并使用了原始瓷器,這在淄博陶瓷史研究上具有重要的價值。

三、淄博地區封建社會陶器的發展和釉陶、三彩陶的出現

戰國前期(前385年)“田氏代齊”后,齊國進入封建社會。戰國時期齊國封建社會的制陶情況上已概述,漢代以后齊國雖被秦所滅,秦漢建立了統一的封建郡主制國家,淄博以臨淄為中心的廣大地區的經濟文化和工商業,紡織業仍很發達,是當時全國的五大都市之一,僅次于京都長安。秦時為齊國郡,漢初復封齊國,從臨淄大武西漢齊王墓出土的陶器看,制陶業仍以生產生活器和禮制陶器為主,所制陶器更為精致器美,大方實用,常見有鼎、壺、鈁、錘、盆、罐、甕、勺等器類。

建筑制陶更為發達,使用更加普遍;瓦當為圓形,上畫龍虎文字畫案。從遺址調查出土遺物看,磚瓦多而普遍,在用途上不僅用于地面殿房建設,也始用古墓建造,開古墓磚建宏偉豪華之先河。東漢時期隨著地主莊園經濟的發展

,模型制陶,日用陶器,明器,陶塑,建筑用陶更加發達,特別是為隨葬而專制的模型明器和各類工藝陶塑的大量燒制是當時制陶的一大特點。常見的陶制模型器有各類樓閣、圈灶、風車陶臼等,不僅器型高大,而且造型逼真,制陶復雜,反映了當時高超的制陶技術。而大量出現的各類人俑、馬俑、藝俑,反映勞動生活場面的成組俑,各類動物陶塑均塑造的樸實純真,栩栩如生,反映了東漢時期陶塑制陶藝術已經發展到了相當高的水平。此外東漢時期我國南方以江浙為中心的廣大地區已燒制出青釉瓷器,陶瓷燒制進入新的以瓷器生產為主的歷史時期。

東漢后期我國北方地區由于長年戰亂,人口大為減少,經濟蕭條,生產發展緩慢,我國的經濟中心逐漸由北方轉移至南方;所以魏晉南北朝時期制陶業除建筑制陶,工藝美術制陶繼續發展外,日用陶器多為瓷器所代替,陶器燒制已趨向衰退;此時從墓葬發掘資料看,釉陶較為常見。唐代是中國封建社會政治,經濟,文化高度發展和繁榮時期,陶器發展史上也出現了我國制陶的第二個高峰時期,發明創燒出了三彩陶器。三彩屬低溫釉陶,以黃、綠、藍三種顏色為主燒制而成,稱唐三彩。三彩陶器多以各種美術陶塑工藝品和日用生活器皿為主,屬工藝美術制陶范疇,主要見于隨葬的明器,它的出現與極盛的唐代厚葬有關。生活器皿常見有瓶、壺、罐、缽、盂、杯、盤、枕等;建筑物有亭臺樓閣、假山水榭;牲畜有馬、驢、駱駝、豬、羊、狗、雞、鴨等;人俑有貴婦人、男女侍俑、文武官吏、天王等。據考古發現和史料記載考知,三彩陶器主要燒制生產于西安和洛陽一帶。淄博地區僅在淄川羅村出土一件三彩爐,是否為當地燒制還有待研究。

淄博陶瓷

三彩陶器不僅絢麗斑斕,富有浪漫色彩,而且各類動物人物雕塑形象逼真,造型優美,是我國藝術寶庫中的珍品,代表了當時我國制陶藝術的高超水平,是我國制陶業長期發展積累的結

晶,也是我們中華民族在制陶業方面對世界物質文明做出的又一巨大貢獻。

唐代以后隨著淄博地區瓷器的普遍燒制和大量出現,制陶業部分領域已被瓷所代替,除建筑制陶得以繼續發展外,其他制陶業已基本衰落,陶器多制作粗糙,器類單一,并多已退出實用器的范疇,多為明器了。

淄博陶瓷

四、淄博地區燒制瓷器的出現與發展

  我國瓷器生產是在陶器長期燒制經驗積累過程中逐步燒制成功的。我國在原始社會晚期的大汶口文化時期就已燒制出白陶,白陶是用瓷土原料高嶺土燒制而成,故有的學者稱為素面瓷器。商周時期燒制出原始青釉瓷器,我國南方地區東漢時期燒制出了真正的瓷器—青瓷。淄博地區淄川口頭曾出土大汶口文化時期的白陶單耳杯等陶器,臨淄出土了西周時期的青釉瓷豆,已發現并使用了原始瓷器。東漢墓葬和臨淄北朝崔氏墓地曾出土青釉瓷白杯、青釉瓷

碗、獅形水柱、雞首瓷瓶等瓷器。但淄博地區古瓷窯址調查發掘資料證明,淄博南部的淄川博山一帶發現有眾多的古瓷窯址,是我國北方地區歷史上重要的瓷器生產基地之一。經考證淄博地區的瓷器生產始于北朝晚期,是我國北方較早燒制瓷器的地區之一,距今已有1400余年的歷史。

淄博地區Z初燒制瓷器的地點在今淄川寨里鎮的“寨里窯址”。從窯址面積看,當時的瓷器生產已初具規模,范圍較大,發展較早,持續時間頗長,是我國北方早期育種瓷器的重要產地。該窯址生產的青瓷胎骨一般較薄,帶灰白色,燒結度較高;早期產品大都釉色斑駁,頗具初創時期的風格;晚期工藝改進,采用二次上釉,使釉層加厚,明亮潤澤,胎骨堅硬,達到了較高的水平。器形以碗、盤、罐、缸為常見。該窯址生產的青釉蓮花瓷器,型體高大,造型優美,裝飾瑰麗,工藝復雜,頗具匠心,堪稱我國早期青瓷器中的藝術珍品,是淄博早期青瓷的代表作品,也是我國北方少有的青瓷精品。寨里窯址燒制瓷器的延續時間較長,至唐代仍繼續生產,但規模較前有所擴大,產品較過去更精。

淄博陶瓷

唐代除寨里窯址繼續燒制外,磁村窯開始興起。磁村窯在今淄川磁村,窯址主要分布在村南和村東一帶,面積較大,始于唐代而終于元朝。初期燒

制青瓷產品,造型輕巧別致,釉色純凈;中晚期大量燒制黑釉瓷器,器類豐富,數量增多,產品有碗、盤、壺、瓶、罐及各類玩具等,釉色晶瑩滋潤,色黑如漆,在我國北方諸窯中頗具特色。磁村窯在唐代晚期大量燒制黑釉瓷器的同時,開始試燒釉滴瓷器(俗稱雨點釉),并在窯址發現了目前所知我國Z早的油滴黑瓷標本,證明當時制瓷工藝已較先進。唐末五代時期磁村窯開始生產白釉瓷器,并盛行在白釉上點綠色彩,開創了淄博生產彩瓷的先河。

宋代淄博瓷器生產進入全盛時期,燒制瓷器的地點迅速發展,燒制規模日益擴大。在淄川區以磁村窯為龍頭迅速向西擴展,現已發現的窯址有嶺子鄉的郝家窯址,鞏家塢窯址等,燒制的產品同磁村窯相同。在博山區從城區到八陡10余公里的地面上也發現多處窯址。

這一時期淄川博山各窯生產的瓷器大致相同,反映了當時瓷器制作工藝的交流已很普遍,產品以白釉瓷器為主,黑釉瓷器次之;在裝飾技法上已較多的采用刻花,剔花,劃花,茶葉末釉,油滴釉等工藝;在器物類別上除大量燒制碗、盤、盆、罐、燈等日常生活器皿外,還生產較多的玩具,如烏龜、蛤蟆、小鹿、狗等美術玩具瓷器。

淄博陶瓷

據載北宋時期官府在磁村窯設官收稅,進而證明當時燒制瓷器的規模和產業的興隆景況。

金代淄博瓷器生產規模較北宋時期有較大發展,在燒制工藝上普遍采用了匣缽套燒,窯爐結構由柴窯發展成為煤窯,產品類型增多,裝飾技法豐富多彩,這一時期的代表性窯址以磁村和博山大街兩處為代表;窯址主要生產白釉產品,黑釉產品次之,釉色晶潤,光潔度高,代表了淄博瓷器生產的較高水平。博山大街窯址生產青釉印花瓷器,以印纏枝花卉,魚龍紋飾為主,產品以日用生活器皿為主,常見碗、盤、罐、瓶等器類,各類玩具美術瓷器也較多見:蛤蟆、烏龜、小鹿、小狗等玩具瓷器小巧玲瓏,造型逼真,動人可愛,開創了瓷器生產的新領域。裝飾技法除繼承北宋裝飾外,新出現了三彩裝飾、綠釉、黃釉、絞胎瓷、粉桿瓷等裝飾工藝;油滴瓷燒制更加精美,是淄博地區燒制瓷器的高峰階段。 

元代淄博地區瓷器燒制不及

金代,生產的瓷器以碗、盆、盤、缸、碟、罐為主,釉色受磁村窯的影響,流行白釉黑花紋飾,題材以各種折枝、纏枝花卉、蘭草、蓮花、水波、魚紋為主,運筆灑脫,線條明快,圖案清晰。代表性窯址有淄川坡地窯址和博山南萬山窯址。

淄博陶瓷

五、淄博地區燒制瓷器的衰落及建國后的復興

元末明初,因山東地區戰亂較甚,瓷器生產遭到了嚴重破壞,淄博地區瓷器燒制開始衰敗,許多窯場停燒于此時,僅個別窯址少量燒制,但產品單一,燒制粗糙,有向粗大發展的趨勢。代表性窯址有福山窯址和八陡窯址。明清時期因博山琉璃業的興起和發展,制瓷業繼續衰敗。清末民國年間,博山窯工曾到景德鎮學習制瓷技術,多生產瓶,缸,罐,枕等瓷器,釉彩以青花和彩繪為主;當時生產的瓷器胎粗器大,釉面發灰,晶潤明亮度不高。當時民間仍生產粗瓷大缸,盆,罐等大型器物,魚盤也有一定的生產量,代表了淄博當時民間制瓷狀況,也是淄博地區瓷器生產初步復興的標志。 

淄博陶瓷

解放后,隨著社會主義建設的發展,淄博瓷器制造業得到了迅速的恢復和發展,日用瓷器和建筑工業用瓷的生產不僅產量猛增,而且新品種,新花色層出不窮,享譽海內外,同時美術制瓷也得到了長足的發展,特別是博山美術陶瓷廠試燒成功的仿宋油滴黑釉瓷、馳名中外;茶葉末釉藝術品也有相當高的藝術造詣和濃厚的地方風格。

淄博陶瓷

淄博陶瓷

淄博地區的瓷器生產歷史悠久,工藝先進,代表了古代山東地區制瓷工藝的水平,它時代蟬聯,窯址集中,礦源豐富,水源充足,在我國北方諸窯系中是不多見的。今天淄博瓷器是古代歷史上制瓷工藝的繼續和發展,是淄博古代文明和現代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揚古代之傳統,掘歷史之精華,創文明之先河;愿淄博陶瓷藝術這枝奇葩永遠盛開,永結碩果。 


標簽

在熟睡夫面前侵犯我在线播放-欧美人与动牲交片免费-97久久精品人人槡人妻人人玩-国产成人精品手机在线观看